技术转移转化
科技服务
绿色知识产权

美媒文章: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态势良好

10月23日报道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10月16日发表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研究员黄育川、杰里米·史密斯的文章称,中国的知识产权记录正在不断改善。美国应当致力于与中国合作,促进公开创新,设计双方都认为公平和互利的知识转让体系。

文章称,人们关于中美贸易谈判的猜测集中在双方最终是否会选择休战或推动达成“全面协议”。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仍坚持认为他将获得全面协议。任何重大交易都需要在一个关键的结构性问题上取得进展:知识产权。

美国并不“无辜”

文章称,华盛顿对北京的要求是不现实的。美国自己转向制定强有力的保护措施也用了一个世纪,这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文章认为,支持知识广泛传播符合社会利益,但知识的创造需要对创新的激励。在制定适当的知识产权规则时,政府需要知道,采取保护措施会激发创造力,同时又会阻碍知识的传播。要找到折中的办法,他们必须评估本国的创新能力,考虑国际规范和标准,权衡“拿来主义”和激励创新孰优孰劣,并在公司的短期利益与社会整体的长期利益之间寻求平衡。随着一个国家从净知识产权收购者变成净创新者,其考量发生变化,强有力的保护措施也变得更具吸引力。

文章介绍,美国自己的知识产权制度始于1790年的《版权法》。该法明确规定不给予外国作品任何保护。规定指出:“本法不得被解释为禁止在美国境内进口、出售、重印或出版任何地图、图表、书籍或任何由非美国公民撰写、印刷或出版的书籍。”工业化初期,美国在侵犯知识产权方面堪称“世界领袖”,这一事实在当前的讨论中常常被忽视。最值得注意的是,商人弗朗西斯·卡博特·洛厄尔仿造并改造了英国的动力纺织机,帮助启动了美国的工业革命。直到1891年,美国已进入独立发明的黄金时代30年,美国的知识产权法也已经走过了整整一个世纪,《蔡斯法案》才最终通过,才向外国人提供了保护。

是什么促使了这种变化?文章称,整个19世纪,在美国向价值链上游攀升的过程中,模仿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相对薄弱的知识产权保护有意对这一过程推波助澜。然而,随着美国自身创新能力增强,国内的利益相关者开始强烈要求加强美国的法律。在这一阶段中,美国从一个净知识产权收购者转变为一个净创新者,从而使天平倒向支持加强保护的一方。

文章指出,美国的经验表明,知识产权往往与创新能力共同发展。但是,进步并不总是容易的,美国的参与者甚至在这个国家成为净创新者后仍继续参与窃取他人思想。例如,到20世纪初,美国在关键的化学工业方面远远落后于德国。决心“把有敌意的德国佬赶出我们的国门”,1917年的《对敌贸易法》授予《蔡斯法案》战时豁免权,允许没收敌国拥有的一切专利,并将其出售给美国公司。

中国走上正轨

文章称,与美国的经历相比,今天的中国正在走上正轨。首先,在1984年之前,中国没有专利法。上世纪90年代,窃取知识产权的行为十分猖獗,尽管西方决策者在很大程度上忽视了这一点——当时中国专注于低端制造业,受到廉价而丰富的劳动力推动。

2001年,作为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条件,中国修改了专利法,这是朝着遵守国际标准迈出的重要一步。最近,中国概述了促进自主创新和支持战略行业的努力,这加大了国内企业在获取国外技术和发展国内创新能力两方面的压力。

总的来说,中国的知识产权制度在短短几十年里取得了重大进展。例如,中国在专利数量上处于世界领先地位,这表明中国致力于在国内发展一个有活力的创新生态系统。侵权行为的最低损害赔偿额不断提高,专利保护的期限也不断延长。

2014年,中国首次设立了三个专门的知识产权法院,还有多达19个知识产权法庭正在筹备中。就连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2016年的“301特别报告”中也指出,“在中国,知识产权的有效保护和执行情况态势良好,取得了进展”。目前,在每年收购外国知识产权的开支以及研发总开支方面,中国在全球排名第二(不包括避税天堂国家)。

文章指出,中国主动引领了这些变化,美国公司已经注意到这点:在中国美国商会的一项调查中,绝大多数受访者表示,在过去五年中,中国对知识产权的执行情况有所改善。

施压适得其反

文章称,尽管中国取得了切实进展,但美国仍继续向中国施压,要求其进一步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华盛顿还妄想在北京不进行报复的情况下,征收关税作为对所谓违法行为的惩罚。然而,历史教训表明,惩罚性措施具有误导性。

文章认为,一种更具建设性的做法应包含两方面内容:

首先,在承认这一过程是长期性的同时,持续努力改善立法,并实施有效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美国还可以通过呼吁盟友要求互惠以及推动加强国际仲裁法庭的作用等方式,利用多边渠道施加有意义的影响。外部压力应该发挥重要作用,但最终中国的内部刺激因素将发挥更大的作用。

该战略的第二个方面将化解美国安全机构的担忧。美国安全机构致力于减缓中国不断增强的创新能力的发展,甚至使这两个经济体脱钩。试图放缓中国的创新能力发展,只会削弱其加强保护知识产权的动力。与其违反他人意愿,美国倒不如致力于与中国合作,促进公开创新,设计双方都认为公平和互利的知识转让体系。

文章称,如果西方希望中国更好地保护知识产权,那么它也应该与中国合作,帮助其成为一个更具创新性的国家